x

                  中國現金貸南洋淘金的隱秘江湖:準備好錢就干

                  來源:全天候科技| 2018-10-31 19:22:06
                  摘要
                  “如果你是我的客戶,來印尼保證讓你賺錢”,電話那頭李洋(化名)音量猛然提高了八度,語氣變得極富煽動性。

                  600多年前,鄭和七次下西洋,每次都要經過印尼的島嶼。當時,這里還是充斥著各種混亂的蠻荒之地。三寶公率領的巨大寶船在這里游蕩的時候,給這個地方帶來了宗教、人口和食物。

                  600年后,又有一群中國大陸的人紛紛遠渡重洋,不同的是,他們把這里視為淌金之地,希望在這里收獲財富

                  中國巨大的流量規模和市場紅利曾經讓現金貸公司躺著都能掙錢,但是美妙的時光隨著監管的來臨永久的結束了。懷揣著對金錢的渴望,不少中國現金貸公司開始闖蕩東南亞,在終年高溫的赤道附近,尋找發財機會。

                  數百家現金貸東南亞淘金

                  “如果你是我的客戶,來印尼保證讓你賺錢”,電話那頭李洋(化名)音量猛然提高了八度,語氣變得極富煽動性。

                  李洋是上海一家科技公司的業務負責人,他所供職的這家公司主要業務是為眾多準備落戶東南亞的現金貸公司提供從流量、獲客、風控、反欺詐、信審貸后管理等一條龍的服務。

                  在現金貸這行里,這是“賣水”的業務,但也并不少賺錢。

                  李洋和他的老板都出自上海某互金公司,老板出來創業前是前東家的高管。2016年底,他們看準了東南亞現金貸的風口并投身其中。自從2017年4月簽了第一個客戶開始,這門生意越做越大,到現在已經簽了30多個客戶。

                  李洋發現,現在到東南亞“尋寶”的人越來越多,最近公司每個月都能簽五六單生意。

                  進軍東南亞的現金貸公司們,大部分把目光都鎖定在了印尼,剩下的少部分平臺會選擇落戶越南和菲律賓這些國家。按照李洋的說法,“去印尼的現金貸公司數量遙遙領先于其他東南亞國家,大概能占總比例的八成以上。”

                  按照OJK(Otoritas Jasa Keuangan 印尼金融服務管理局)披露的數據,印尼有64家注冊的金融科技貸款機構,而未注冊的平臺數量超過400家,來自中國的現金貸公司構成了印尼現金貸行業的主要部分。

                  事實上,對印尼當地人來說,在Google Play的排行榜上看到這么多名字各異的現金貸公司,并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

                  唐牛金融(TangBull)如今在印尼現金貸公司排名前五,兩年前它還籍籍無名。剛進軍印尼市場時,這個國家還很少有現金貸公司。但是一年之后,已經有上百家現金貸公司開始集結到這個市場里。據普華永道《2017金融科技趨勢報告》,印尼2017年新成立的線上借貸平臺超過158家。

                  在墨騰創投創始人李江玕看來,印尼成為東南亞現金貸淘金勝地有其必然性,墨騰創投的主要業務之一就是為在東南亞落地的中國互金公司提供咨詢服務。

                  “印尼政府公布的數據說2017年印尼信貸資金缺口約730 億美元,而印尼金融科技貸款機構只放款了5億美元。”李江玕認為,由于市場缺口巨大,且受中國網貸發展的激勵,印尼的監管機構此前一直鼓勵現金貸、P2P等業務的發展。

                  在政策和市場需求之外,作為全球排名第四的人口大國和東南亞最大經濟體,印尼還有人口眾多、互聯網快速普及的優勢。

                  研究調查公司 WeAreSocial 發布了印尼數字互聯網使用的最新調研報告,報告顯示,截止到2017年底,印尼互聯網用戶達到1.327億用戶,占2.654億總人口的比例達到50%,印尼的手機普及率為91%,其中智能機普及率達到60%,互聯網滲透率50%,移動互聯網滲透率47%。

                  “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相比最大的一個差別是中國的儲蓄率很高,而熱帶國家除了華僑,本地人是不怎么節省的。”戈壁創投東南亞管理合伙人邱家睦對全天候科技表示,“他們的習慣就是有錢就花,印尼GDP的60%都是來自內需。”

                  這些數據都表明了一件事——印尼現金貸行業有充足的市場空間。因此,這里吸引了大批來自中國的現金貸公司,“目前印尼市場上還在正常放款的現金貸大概有200多家。”李洋估計。

                  對于近期有國內一些文章稱由于印尼現金貸市場飽和,許多平臺開始轉向越南等國家的說法,他嗤之以鼻。“那是國內不懂的自媒體瞎寫,印尼現在的現金貸公司數量遠遠不夠,至少需要1000家才能滿足需求。”

                  不過,在印尼之后,菲律賓和越南也成為眾多公司垂涎的目標。根據越南國家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NFSC)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越南消費信貸市場增長了65%,而2016年的增長率為50.2%。包括掌眾、捷信等公司已經在當地開展現金貸或者消費金融業務

                  但是在李洋和李江玕這樣的業內人士看來,無論是越南還是菲律賓,其現金貸市場都還遠遠比不上印尼。

                  “還是那句話,來印尼我保證你賺錢,來越南和菲律賓就不敢保證了。”李洋認為,越南除了的互金市場還處于剛發展的階段,需要培養之外,監管風險也要比印尼高的多,“在越南,監管什么時候想讓你關門就關了,但印尼是關不了的。”

                  李江玕從另一個角度解讀了越南等國家現金貸市場發展遲緩的原因,他認為,現金貸在越南的一個很大障礙是電子支付的不普及。越南的現金支付仍是主流方式,電子支付比例只占10%左右,導致現金貸平臺難以直接對用戶放款。而泰國把貸款總費率上限限制在48%(包括管理費、服務費、罰息等等),對現金貸而言無法采取高收益覆蓋高壞賬的策略。

                  “菲律賓人消費意愿比印尼還強,對外界的東西接受程度也高,但還是市場沒有培養起來,有點像早期的印尼。” 李江玕說。

                  “比賣白粉還賺錢”

                  財富聚集之地,必然也是欲望的中心。

                  李江玕認為,2017年底中國市場對現金貸的整頓是推動眾多現金貸公司“下南洋”的重要催化劑。

                  12月1日,監管部門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對中國現金貸公司、網絡小貸平臺進行全面整頓,要求持牌經營、利率限制、催收規范,停發無場景依、無指定用途的網絡小額貸款。緊接著,12月8日,銀監會又印發《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專項整治實施方案》,嚴格審批網絡小額貸款資質,規范網絡小額貸款經營行為,打擊和取締非法經營網絡小額貸款的機構,并要求2018年1月底前完成摸底排查。

                  步步趨嚴的監管政策掐住了眾多國內現金貸公司的咽喉,現金貸行業迅速遭遇大退潮,退出者有之,轉入地下者有之,還有不甘心的現金貸將業務轉向了東南亞,開啟新一輪的掘金之旅。

                  在這里他們發現了新天地。

                  “現金貸到底有多賺錢,外界很難想象。”一位印尼現金貸從業者說。“這個行業是個暴利的行業,比賣白粉(毒品)還賺錢。”

                  他認為,嘗到過現金貸甜頭的人是不會輕易收手的,“不要說是在印尼了,我知道的一些現金貸企業在國內受到打擊的情況下還在偷偷做,利潤太高了。”

                  唐牛金融首席風控官兼合伙人石杰稱,印尼監管機構對貸款利率沒有限制,限制的只有貸款金額。石杰的說法也得了上述這位人士的證實,“中國大陸對民間借貸要求利息和服務費加起來不超過36%,但印尼現金貸在利率方面沒有明確限制。”

                  多位印尼現金貸從業者告訴全天候科技,當地現金貸的日利息普遍在1%左右,年化利率高達為365%。除了利率沒有限制之外,現金貸公司還會收取高額的管理費或者服務費,利潤之高讓人瞠目。

                  唐牛金融創始人何飛曾經對媒體透露,唐牛金融2016年10月上線,而僅僅三個月之后的2017 年 1 月,公司就已經盈利了。

                  在國內難以想象的寬松政策讓現金貸從業者樂開了花,這意味著現金貸在印尼幾乎完全沒有枷鎖。

                  由于賺錢太快太容易,在印尼,風險資本并不受現金貸公司歡迎。

                  “我一個600萬的‘盤子’,一個月能賺150萬到300萬,三個月就回本了,干嘛要分錢給別人”,李洋認為,在這個行業里,真正賺錢的現金貸公司是不需要找VC融資的,“你要是看到哪家海外現金貸公司融資,這家公司的業務肯定做的不好,是騙投資人錢的。”

                  現金貸不愛風投的同時,風投對于現金貸行業也興趣寥寥——不是風投不愛賺錢,而是雙方無法匹配。“投資人也看的非常精明,這個行業是有生命周期的,一個平臺可能開著開著就被OJK關掉了,股權融資進來的錢就打水漂了”。

                  李洋說,在現金貸行業,投資人真正賺錢的是做債券投資而不是股權投資債券投資就是雙方約定金額、時間和利息,到期還本付息

                  為了最大化地賺取收益,盡可能地掙錢,印尼的現金貸公司輕易是不愿意向其他人或機構借錢的,它們的放貸資金通常是自有資金。“有些公司也會把在海外業務賺的錢拿去放貸。”某風險投資機構人士透露,“如果實在要借錢,它們也喜歡采取杠桿融資。”

                  “準備好錢就可以開干了”

                  東南亞現金貸的火爆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很多人準備躍躍欲試,試圖加入這場掘金之旅。

                  對于這些人,李洋對他們的唯一建議是準備好錢,“來這里之后,雇個懂中文和印尼語的華人翻譯就行了,租個房子就可以開干了”。

                  至于團隊、流量、風控、貸后管理等等在他看來都不是事兒。現金貸的火爆也帶動了上下游行業的發展。在東南亞,現金貸的生意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條,有人幫你搭建技術平臺,有人幫你找團隊,“團隊很好找,流量也容易買。”

                  在這個圈子里的人看來,印尼的現金貸模式和國內其實沒什么區別,最重要的還是流量,差異無非是具體導流的渠道不同。東南亞的流量渠道一般是來自Google、Facebook、推特、WhatsApp、Google Play或者網紅。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年在東南亞開始大紅的抖音海外版應用“Tik Tok”也成為現金貸重要的流量來源。

                  東南亞現金貸的蓬勃發展,意外地讓一些之前已經在海外做流量生意的人成了“香餑餑”。“現在這幫人很吃香,在各個現金貸公司擔任總監、副總監這樣的關鍵位置。”李洋有點羨慕。

                  不過,在風控方面,印尼現金貸和國內還是不同的。在中國國內,監管方面有央行出具的征信報告,市場流行的芝麻分、騰訊征信分可以作為評估用戶信用的標準。但是,印尼人聽都沒聽說過這些東西,雖然當地也逐漸出現了第三方的數據公司出征信報告,但是離完善還有很大的距離。

                  由于沒有統一的風控體系,各現金貸公司各自采的取策略也不同,但一般而言,主要分為“先放開后收緊”和“先收緊后放開”這兩種。李江玕稱,在印尼的現金貸公司壞賬率差別很大,“我見過壞賬率高達70%的平臺,也見過壞賬率控制在5%以內的。”

                  貸后催收在印尼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一方面,由于人口眾多而且分布在多個島嶼,另一方面,印尼大部分地區居民持有當地政府發放的普通身份證,如果遷居外地則須在當地申領新的身份證,因此,很多印尼人都持有多個身份證。

                  所以對于催收,各個現金貸公司也是策略各異——有的公司比較佛系,不還就不要了,反正利息已經足夠覆蓋壞賬;部分平臺照搬中國市場的催收方法,先內部打電話催收,依然催不回來的就交給外包公司來催;也有的公司將國內“爆通訊錄”這一套方法用到了這里,震驚了當地人的同時,也引起了他們的反感和投訴。

                  今年7月份,印尼現金貸行業龍頭Rupiahplus因為在電話催收過程中聯系了借款人注冊聯系人之外的其他人進行催收,且催收人員使用不文明的言辭對被催收對象進行威脅和謾罵,這一事件的曝光引起強烈反彈,因此收到了OJK的警告,Rupiahplus被要求立即整改的同時還被罰三個月內不得申請牌照。

                  有業內人士對全天候科技透露,此次Rupiahplus受罰是因為“事情鬧到了印尼副總統那里”。

                  業界人士擔憂,爆通訊錄這種方式會加速OJK對現金貸的整治和印尼社會的不滿,上述業內人士也不無擔心地透露,最近已經出現當地人在某現金貸公司聚集區進行游行抗議的活動。“明年四月,印尼面臨新一輪總統大選,在大選前這段時間都比較敏感。”

                  不確定的未來

                  盡管現金貸行業在印尼依然風生水起,但是很多人也在擔心這個行業的未來。現金貸公司的無序發展目前也招來日漸嚴厲的監管打擊。

                  在印尼,監管部門對消費信貸公司實行牌照監管,從事消費信貸的企業要先向 OJK 申請注冊,通過一年的監管期后,才能申請牌照。公開的資料顯示,目前印尼有只有64家公司在ojk注冊,大部分在放款的公司都處于“黑戶”狀態。

                  對于這些既沒有牌照也沒有申請注冊的現金貸公司,雖然官方的要求是必須下架,在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上撤下應用程序,并刪除其社交媒體賬戶。但是李洋認為,現金貸公司們根本不在乎這些規定,對它們來說,一個APP被下架了就換一個新的APP上架就行了,“只有政府知道違不違規,老百姓又不知道”。

                  而李江玕認為,這種打地鼠的游戲眼下看起來還會能持續一段時間,但是長遠來看能玩多久,還要看OJK的后續態度。

                  另外一位業內人士也向全天候科技表示了擔憂,“關鍵是現在沒有出現很夸張的問題,如果未來出現嚴重的事件,可能也會像中國監管層一樣打擊。”

                  從信號來看,OJK的態度正在變得嚴厲。今年3月份,OJK表示會對金融科技公司加強監管,設定貸款利率和貸款規模設定,并聯合Google Play檢查財務榜上架的P2P應用資質,對于不符合資質的全部下架。7月,OJK召集警察、Google Play代表、從業者等相關各方開會并下發通牒:所有在印尼沒有注冊的P2P產品必須在晚12點下架。違令者將會被強制查封公司和銀行賬戶。8月份,OJK撤銷了五家Fintech公司的經營許可證。

                  從印尼本土現金貸的崛起和現金貸商業模式來看,李江玕認為未來來自中國的現金貸公司遲早要面臨轉型。

                  雖然印尼的現金貸公司現在大約有一半來自中國大陸,前五家至少有三家是中國企業,但他判斷印尼本土公司遲早會成為現金貸行業的主力,“未來還是當地人的市場,當地人做事情比較慢的,但總是可以學會的。”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量的現金貸企業出海東南亞之外,螞蟻金服、騰訊等中國新金融巨頭們也在東南亞進行投資和布局。他們采用的是和當地財團或者家族企業合資的方式進行展業,在一定程度上或許可以享受到當地企業發展的紅利。

                  戈壁創投東南亞管理合伙人邱家睦認為,目前東南亞消費者服務端的金融科技公司沒有看到很明確的前景,所以戈壁創投在東南亞主要關注對中小企業服務的金融科技公司。

                  而對于李洋來說,他有沒有想過放棄給別人“送水”的生意,親自到現金貸行業“淘金”呢?

                  “我們還是做估值(股權融資)的”,他打斷并結束了這個問題。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1/1
                                相關推薦:
                                qq現金貸怎么樣 如何利用qq現金貸申請貸款 陸金所推現金貸產品“陸金貸” 最高可貸50萬 現金貸“迷”與“思” 部分省份金融辦摸底自查現金貸 信而富現金貸和qq現金貸 現金貸款定義,現金貸款APP 什么是現金貸 現金貸怎么樣 什么是現金貸 現金貸怎么樣? 信而富現金貸信而富現金貸入 信而富現金貸_信而富現金貸app 什么是現金貸,現金貸有多可怕? QQ現金貸是什么_QQ現金貸如何申請 QQ現金貸是什么,QQ現金貸如何申請 中郵現金貸現金貸申請不超過多少額度 qq現金貸怎么還款_QQ現金貸還款方法 qq現金貸怎么還款,QQ現金貸還款方法 qq現金貸是什么?qq現金貸怎么操作的? 金開貸提現手續費 金開貸提現操作步驟 現金貸是什么意思?現金貸是做什么的? 現金貸的利率多少?現金貸的利率高不高? qq現金貸怎么操作,qq現金貸十大借款流程
                                福彩快三走势图今天